联系我们

姓名:成华
手机:180-7154-0951
邮箱:455499319@qq.com
证号:14201201710572591
律所:北京盈科(武汉)律师事务所
地址:武汉市武昌区武珞路421号帝斯曼国际中心28、29、30、30A层

您当前的位置: 武汉债权债务律师> 债务合同> 奥迪撞奔驰祸起债务纠纷 债主扒车被拖行数百米
`

奥迪撞奔驰祸起债务纠纷 债主扒车被拖行数百米

来源:武汉债权债务律师   网址:http://www.lyzqzwlsvip.com/   时间:2015-09-05 11:09:30

分享到:0

昨日,东方医院,被拖行数百米的朱斌躺在病床上,表情痛苦。

一笔有争议的债务,导致两车高速追逐碰撞,一人受伤。

前日上午10时40分许,浦东新区浦城路近商城路,一辆奥迪车紧追一辆奔驰车并发生猛烈撞击,导致一人受伤。据初步了解,这起事故不是单纯的交通意外,而是因为两车人员有债务纠纷。

伤者朱斌回忆,奔驰车的车主、月子会所老板陈智欠自己所在公司850万元的工程余款,自己在向陈智讨债时,陈智突然命司机启动车子,朱斌当时拽着奔驰车右后侧的车门,被高速向前拖行约800米,直到朱斌的同事开着奥迪逼停奔驰,他才得救。朱斌在过程中倒地受伤,被收院观察,暂无生命危险。

对朱斌的说法,陈智一方未做出解释。目前,警方已介入调查。

被拖行约800米

事故中的伤者名叫朱斌,38岁,中国建筑装饰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项目经理。

昨日下午,躺在东方医院急症楼留观室的朱斌说,当天,他与同事刘先生驾驶着黑色奥迪轿车去位于浦城路的世茂滨江花园,准备向住在该处的陈智讨要去年的工程余款。

朱斌说,当天上午,他们到达小区后等在门口,候着陈智出门,10时30分许,陈智的黑色奔驰车驶出小区后,他们开车追了上去,将奥迪挡在奔驰车前。朱斌下车上前理论,但陈智坐在车内,关着车窗,并不配合。

朱斌说,当时陈智既不开车窗也不下车,同事刘先生拿着奥迪车里的逃生锤砸向奔驰车的右侧后排车窗玻璃,在砸破玻璃后,刘先生伸手进去打开了车门,朱斌抬脚准备跨进车内时,陈智对着他的驾驶员喊“开车,快开车”。

朱斌回忆,奔驰车加速启动后,还未跨入车内的他无奈双手紧抓住车门,跟着车一路奔跑。

“车速很快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征兆。”朱斌跟着奔驰车一路向南,经过两个路口后,眼看快过浦城路、商城路的路口。刘先生驾驶着奥迪车从后方追来,在路口向南约200米的位置,奥迪车用左侧撞击奔驰车右侧,试图逼停奔驰车,最后两车数次碰撞后,冲上非机动车道,撞上行道树、广告牌后才停下。在两车碰撞过程中,朱斌摔倒在地。

昨日在事故发生的商城路浦城路路口可以看到,两棵行道树被撞伤,一个玻璃广告牌被撞碎。

“我跟着车跑了有800米,若不是小刘开车逼停他,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。” 事后,朱斌被送至东方医院救治,经诊断,伤情稳定。

在肇事车停靠的张杨路2139号事故停车场内,牌照为沪988A8的奔驰轿车车头左侧受损严重,前挡板脱落,车身多处刮伤。牌照为京P30159的奥迪车,车头受损较轻,左侧车壳磨损严重。

缘起一笔装修余款

为何上演了轿车追逐?朱斌说,究其原因,是因一笔850万元的装修余款。

朱斌称,在2011年4月,他负责装修的静安区西康路572号,面积达5000平方米的宝瑞佳国际月子会所的内装修工程开工,工程在同年9月28日交付,原双方签订的工程合同注明,整个工程费用为1000万元。

工程交付后,2011年10月,甲方陈智先支付了950万元的款项,剩下的余款,原定双方公司商议认同后,甲方再支付,但谁知在工程余款上,双方产生了分歧。

“余款我公司算下来共计850万元。”作为该工程的项目经理,朱斌对每一次增加费用记得很清楚。他说,因为装修月子会所期间,陈智多次变化内装修的要求,所以整个工程从开始到完工,先后增加附加装修费达800万元。

“第一次费用300万,拟进了合同补充协议,第二次又增加500万,但这次是口头协议。”朱斌说,这些增加的项目包括家具、装修材料等。他坦言,虽然双方第一次合作,但由于双方当时处于合作关系,且陈智是香港亚太集团的董事长,资产殷实,所以即使对方是口头要求增加装修内容,他也没有质疑。没承想,工程结束后,甲方支付了950万元后,余下的850万元却不承认。

“陈智说,想要钱就去法院打官司,赢了就支付。”朱斌说曾向陈智提出,找第三方审计部门对存在质疑的余款部分进行审计,但未得到认同。自此,从2011年10月底,他就开始了与陈智讨债的日子。最初,还能正常沟通,但从今年4月份开始,陈智避而不见。多次寻找未果后,发生了前天追逐的一幕。

“只能通过法律解决”

昨日,记者找到双方此前合作的装修项目,西康路572号宝瑞佳国际月子会所。前台接待人员称,会所在2011年4月装修,10月1日开业,陈智为会所老板,会所在浦东乳山路还有另一家分店。对于是否有未付清的装修余款,接待人员称不知情。

位于会所对面,惠昌百货商店的老板娘说:“上半年,有十几个民工样的人集中在这家月子会所门前,说是要钱,闹了5天才走。”

昨日下午,记者就拖欠850万元余款不支付一事向陈智求证,陈智称该笔费用并没有事实依据。

他说,工程结束后,乙方的竣工材料、验收报告等一直拖着不提供,待双方公司在沟通工程余款时,突然递交一份合计850万元的余款清单,但随附的工程施工单,署有甲方签字确认的施工单合计仅一百多万元,其余费用均无法提供任何凭证,所以公司没有支付庞大的莫须有工程款。

“公司法律部门发公函给对方,要求提供余款工程单依据,至今没有回复。”陈智说,有事实依据的工程费用公司肯定会支付,但如果没有依据乱开价,只能通过法律解决了。

 

电话联系

  • 180-7154-0951